Stellae cadunt

『愿这世间值得的人都能平安顺遂』

名字是拉丁语的【星辰掉落】

是个满口谎言的骗子,建议不要喜欢我

同人入坑,持续性补原作,努力提升自己。
欢迎约稿

就像那风拂过野草

  Summary:爱意随风起,风停不止熄。

  

  HTTYD3后,Astrid第一人称

  私设hicstrid已同居

  很短

  

  ……

  

  我今晚总是心神不宁。如果照以往的经验来看,在一场这样的战斗胜利过后,维京人总是要来场聚会的。哪怕我们现在屋子都还没建好也一样。但此时的喧嚣声比习惯的要小许多,或者不那么杂乱?挺滑稽,但我真的能分辨出其中区别。

  

  人们兴致不高,我站了半响也没听到有哪个声音叫着“都这么闷着干嘛?喝酒!”然后带起一阵阵哄闹,所以我独自往家走,经过了许多尚未完工的房屋,木头散落在地上。这条路比我想的要长些,好在没人打扰我。

  

  我和Hiccup的房子已经建好了,他是酋长,手脚也麻利,所以今天我能有个回去的地方。

  

  很安静。Hiccup在处理其他人的事情,我很清楚,可屋子里还是太过空荡了。壁炉里没有燃着的火苗,月光照在所有陈设上,我只能听见自己的脚步声。一切都太安静了,往日里总期待的静谧显得令人恐慌。

  

  于是我换了身轻便的衣服,洗去汗水,在屋里游荡起来,感到自己像个鬼魂。

  

  二楼有一扇窗,我记得我们曾经在旧伯克上用这种窗躲避Stoick。我打开它,微风带着凉爽的空气吹拂我的面孔。从这里可以看到大半人民的居所。那里传来的声音都轻飘飘的,单薄而微弱,光亮也比往常暗些。

  

  我站在打开的窗口前等了一会,直到我恍然想起龙已经离开了。

  

  他们离开了。房屋间再也没有不同的身形和鳞片反射的光芒,闲谈讨论间不会再混入吼叫和低吟,也不再会出现意外导致的火苗。

  

  Stormfly不在家,她没有用头推我的手臂然后载我回家,她没有习惯性地吐出火焰点燃壁炉,她的脚步和摇晃身体的声音消失不见,喉咙里发出的咔咔也并不存在。我的屋子是空的。它再也不会充满了。

  

  我后退坐回到床上,停止了在窗边吹风的愚蠢行为。Stormfly不会从房顶蹦蹦跳跳的盘旋而下、抓住我的肩膀把我甩到她肩上,伴随着她愉悦的鸣叫。她不会再这么做了。她离开了。

  

  我的盔甲就放在床边,我捡起头盔,那上面的鳞片是我们所有人一起镶嵌的。Hiccup领头拿着刷子蘸龙口水,Snotlout满脸都是不情愿但依旧跟着做,夸张的表现成好像要吐了一样。龙们在我们身后笑,Hookfang酝酿了一秒,故意吐了一口口水在他身上,于是Snotlout尖叫。

  

  每个人都收集过他们龙的鳞片,我更不例外。Stormfly的鳞是美丽的天蓝,在天气好的日子能泛金光。我总是喜欢收集她脱落的完整旧鳞,那些都被放在了我的盔甲上,一层又一层,直到我能如真正的龙一般,迈步走入火焰也丝毫不损。

  

  往常我总是不那么在意这些,收集鳞片更像是一个颇为有趣的习惯。Stormfly就在我身边,我当然不用每天把鳞片当成宝贝。

  

  直到现在。我坐在这里,抱着头盔,那上面的龙鳞反射月光,突然很想念她。

  

  我深知这太奇怪,分明分别还不到半天,有时她出去玩耍一整天我也不会如此,可我就是很想她。或许是因为我知道她不会回来了。

  

  我突然想起第一次她载着我飞行时。风在耳边嗡鸣或者咆哮,干燥光滑的鳞片随着动作起伏,我直着身体,听见她在鸣叫。

  

  我只是很想念她。

  

  在我的手指开始僵硬时,Hiccup的脚步声响了起来。他终于从其他人中脱身,也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。

  

  他没说话,只是安静地坐到我的身边,手围绕上我的肩膀。

  

  怎么啦?我想问,但一动才发现我的手指已经僵硬。我才意识到我被Hiccup发现在抱着头盔发呆。于是我不说话了。

  

  他等待了一会,伸出手来擦了擦我的脸。我抬起手碰了碰,发现有些湿润。所以原来我哭了。

  

  我其实没事的。我想说,但我说不出话,只能握紧他的手,扭头吻了他。

  

  我闭着眼,尝到了咸涩的泪水。我只能期愿事情都会变好。

  

  

评论
热度 ( 16 )
  1.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Stellae cadunt | Powered by LOFTER